武汉国灸

人民日报专访

《人民日报》第五版:凝聚中医精华 传承医道精髓

  • 更新时间:2014-07-02
  • 阅读次数:1891

链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2-03/15/content_1021116.htm


——五访武汉国灸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范宏国 杜敏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2年03月15日   第 08 版)






  走过了五千多年漫长历史,中国灸法凝聚了中医之精华,传承着医道之精髓。如今,中国灸法正以创新的精神、全新的形象,将其“绿色医疗”的作用机制和“自然疗法”的先进理念传播于世,在人类与疾病抗争的征途中,又开启了一条新的路径。


  世界卫生组织(WHO)曾有两个结论:其一是“全球有三分之一的病人不是死于疾病本身,而是死于不合理用药”;其二是“现在人类对于生命科学的认知度不足10%”。美国医药界对此也曾做出预测:“未来十至十五年,有三分之一的现成内服药将转化为经皮给药”。也就是说,“内病外治”是克服内服药毒副作用的较好方法。而要实现“内病外治”,中国中医可以堪此重任。这是因为,中医具有外在皮肤和内在脏腑联为一体的经络穴位治疗体系;这又因为,中医才具有针灸这种理疗和药疗相结合作用于外而起效于内的内病外治完整方法。同时,还因为有武汉国灸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开拓物理学和生物学相结合这一现代中医全新领域的过程中带给人们的一些启迪。正如武汉国灸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傅金龙所言:“在这一物理学和生物学结合领域的开拓性贡献,我们或许能够在理疗加药疗的治病上实现突破。”那么,为什么“内病”可以“外治”、寒病需要热治?灸疗的作用机制是怎样的?物理学和生物学正在医学领域怎样结合?中国灸法又给现代临床医学发展带来哪些有益启示?带着这些问题,我们第五次走访了武汉国灸开发有限公司。


  灸法溯源之十三:


  寒病热治,灸法源于辩证之本


  人为什么会生病?人生病时的症状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用什么方法治病效果最好?在武汉国灸,中国灸研究员首先向我们讲述了温度对生命的作用,论证了寒与热这对范畴的矛盾关系。


  茫茫宇宙,只有地球生机勃勃,因为地球拥有适宜生命成长的环境温度。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形成了体温保持37摄氏度的相对体温状态。体温过高或过低,都会严重危及人体健康和生命。只有适宜的温度,才能保证血液运行拥有涌动循环的力量,使血液全身循环维持着各个器官的生理活动。如果体内温度降低,则血液速度就会出现滞留、瘀堵,从而引起一系列的疾病。


  寒,是人们对温度与热相对的一种感觉;寒,具有阴冷、凝结、阻滞的特性,也就是中医所说的“阴胜为寒”。在气温较低或者气温骤降的情况下,人都容易形成寒邪而致病。当寒侵入人体后,就会出现“寒凝气滞”、血液淤堵。寒,还有收缩、闭塞的作用。人遇寒后,筋脉缩紧、四肢屈伸不利,这就是所谓的“不通则痛”。而疼痛,又是因寒致病的重要特征,所以有民间有“一寒生百病,十病有九痛”的俗语。不论是人的四肢关节疼痛,如骨关节炎、风湿等,还是心痛、胃痛、腹痛、腰痛等,都与寒有直接关系。


  病从寒生、寒生热症的理论,我们的祖先早就作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和论述。《黄帝内经》里说“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指出了寒为热病之因。寒极生热,并不是真热而实是寒症,因为寒重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伤肾,引起肾阳不足、肾气虚,造成各脏器功能下降,血液亏虚。肾在中医五行中属水,水是灌溉、滋润全身的。当人体内的这个水不足时,身体的脏器就会干燥。除了“寒积伤肾”会使人体畏寒体虚、神疲乏力之外,“阳虚则为寒”,身体内阳气不足则会内生寒邪,加剧体质下降,甚至还会引起颈、肩、腰、腿痛等骨关节疾病外还会引起内脏器官的诸多疾病。由此可见,虚寒是百病之源。


  寒的对立面是热,以热攻寒、“寒病热治”,则疼痛就会缓解甚至痊愈。所以说,“热”是治疗一切寒症的法宝。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应该多注重保健养生,比如在饮食中吃温热的食物祛寒;在天气转凉时,应该注意加保暖衣裳驱寒;在身体不适时,则利用“灸热治百病”。因此,以热源为介质的灸疗,就成为治疗因虚寒而引起的病痛的最好方法。


  现代的众多科学实验,也证明了灸热能在治疗疾病过程中发挥关键性作用,是保护人体健康的一大法宝。灸热发挥作用主要体现在:一是热量通过机体制造的直接传导作用,可以在灸点处或者贴敷穴位处形成同心圆辐射的升温区;二是机体对热刺激产生反应,由灸热引起循经的、沿躯体横纵轴线方向传导热感的现象。据介绍,灸热实际上超越了局部传导,循经感传也可直达病灶,产生体内温度的热敏效应。在一定条件下生物制作受到外界加热作用时,每一点温度并非随加热时间单调增加,而是在一定范围内上下波动的现象。灸疗能够在42℃至52℃之间自动发热12小时,不仅使适宜灸疗的温度值更加稳定,而且使施灸时间大大延长,自然会对局部病变组织的改善起到积极的作用。


  病从寒生,寒致热症。所以,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以热攻寒、寒病热治。难怪民间有道:寒病热治、对症治疗,灸疗堪称一大法宝。


  灸法溯源之十四:


  扶正祛邪,灸法助力人类健康 


  《素问遗篇·刺法论》上讲:“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所谓“正气”,就是人体的生理机能,主要是指人体对外界环境的适应能力、对抗疾病的免疫能力以及自组织的康复能力。中国灸认为,人体的正气即人的生理能量。人的生理信息的产生、传递和保存,均要依靠这种能量(即正气)来保证。这个过程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生物分子的热效应。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研究“热”过程来研究生命信息。


  如前所述,疼痛是人能够直接感觉到的,是很容易临床证明的。而灸热治疗机制对于免疫力的激活,则需要严谨的科学实验才能得出结论。现代医学证明,“正气”指的是特异性免疫和非特异性免疫,非特异性免疫是体内免疫防御功能的基础,其中的单核-巨噬细胞具有吞噬功能,它们可被激活。激活的单核巨噬细胞体积增大,溶酶体酶水平增高,细胞代谢更加活跃,吞噬和杀伤病原微生物的能力增强。巨噬细胞的活性,直接关系到机体免疫功能的状态,是非特异性免疫系统功能的重要表达。中国灸对非特异性免疫系统功能有一定的激活作用。


  这是因为,传统艾灸在燃烧时的红外辐射热量,既可为机体细胞代谢活动、免疫功能提供必要的能量,也可为能量缺乏的病态细胞提供活化能,并有利于生物大分子氢键偶极子产生受激共振,从而产生“得气”之感。同时,又可借助反馈调整机制,纠正病理状态下的能量信息代谢紊乱,调节机体免疫功能。以上分析证实了艾灸主要是温热刺激的作用。


  灸疗可以引起皮肤组织的温度变化,而此种温度正是系统内部大量分子作无规则热运动的激烈程度的标志。尽管热传递必须在两系统间有温度差时进行,但传递的不是温度而是能量。在贴灸过程中,温度的变化过程实质上就是热能量的转移过程。发生在热作用过程中的细胞和蛋白质的行为是多方面的,如蛋白质变性、细胞收缩与膨胀、热激蛋白及高温酶对温升的响应以及生命系统对低温的应答等。


  由此可见,我们所说的灸疗,实际上是在不停地供给人体的生命能量,不断扶助人体的“正气”,是激活人体免疫系统的外加动能。


  灸法溯源之十五:


  兴利除弊,“主流医学”面临变革


  现在成为“主流医学”的西医,其实也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而艰难的演变过程。只是在最近数百年间,经过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的洗礼,其发展形态才得到很大的改变。但是,作为仍在高速发展变革之中的“主流医学”,西医也因为其治疗上的诸多困扰,而面临着急需兴利除弊的模式变革压力。


  古代的西医各国都是以传统医疗治病。自文艺复兴以来,特别是1543年意大利的维萨里发表《人体的构造》之后,西方医学便逐渐摆脱了古代医学传统,开始了近代医学的历程。但在长达400余年的过程中,西医仍然是以自然疗法和天然药物为主的。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30年代,人类相继发明了激素、维生素、抗生素这三大类药物,使得化学合成药最终取代天然药物,并伴随着手术条件的改善,近代西医才逐渐与传统医学分道扬镳。


  在科学技术的推动和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的深刻影响下,现代医学已发展为精密、定量、高度分化与综合的庞大科学知识与技术体系。随着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医学学科之间互相促进、互相渗透的趋势日益增强,医学与其他科学之间的相互交叉、相互渗透、相互联系也不断增多,从而形成了现代医学比较完整的科学体系。


  虽然现代西医成为了当前的主流医学,但是仍然存在着值得商榷的理论局限和客观现实。现代西医是经过神灵主义医学体系、自然哲学体系、机械医学体系发展起来的生物医学体系,从细胞病理学与细菌学的建立到维生素和激素的相继发现,从遗传性疾病到化学药物、抗生素的应用,都证明了生物科学对现代医学的决定性意义。但是,生物科学过度强调还原论、身心二元论和哲学上的机械论,放弃了人的整体性、忽视了人与社会的系统联系,导致了其在治疗疾病上的不足。首先是治疗方法上的“对抗性治疗”。其次是治疗效果的不稳定性。事实上,现代西医理论无法阐明病因、病理的大多数疾病,其治疗都带有实验性和经验性。


  现代西医必须谋求发展变革的最大压力,在于主流医学导致大范围的药源性疾病和医源性创伤。而这些药源性疾病和药物的不良反应,会使现代西方医学用药遇到前所未有的尴尬局面,其根本原因在于“是药三分毒”。药物在病变区域才表现为“药”,而在其他非病变区域则表现为“毒”。而西医的治疗方法是“局部患病,全身给药”,其治疗目标和给药途径存在极大的不一致性,使得人体因药物而“蓄积中毒”。对于许多器质性的疾病,手术是十分必要的,但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需要手术,况且手术也改变不了产生某些器质性疾病的内环境。但目前手术治疗受机械论医学的影响特别大。机械论医学认为:“人体是一部自己发动自己的机器,而疾病是机器的某个部分出了故障或失灵,治疗则是对之修补完善”。这一理论忽视了人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自组织系统的基本事实。


  “局部患病,全身给药”的“对抗性”治疗方式,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限性治疗方式,已经日渐显现出其弊大于利的问题、兴利除弊的压力。为此,中国灸法也在积极探索为医疗方式发展变革的大趋势和新路径。


  灸法溯源之十六:


  科技创新,揭示生命科技时代


  在人类发展史上,由科学预言演变为现实的事情不乏其例:以前人们曾梦想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烧火不用碳、磨面不用驴等;现代人们又梦想网络型家居、虚拟学校、智能手机、网络视频等。这些堪称伟大的预言,都被勤劳智慧的人类变为现实。


  在医学界也有个堪称伟大的预言。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科院老院士贝时璋就首先提出了生物和物理两大学科结合的前景,并提出生物物理学的主要任务是研究生命的基本性质,阐释了生物的能量转化是极其重要的研究领域。1964年,贝时璋领导了全国第一届生物物理学学术会议。他在大会报告中指出:“生物学与物理学相结合是自然科学发展的必然趋势,这种结合会像生物学与化学结合那样,在生物学领域产生一系列重大发现。”届时,物理生物学、化学生物学等领域研究会带领人类进入完整的生命科学时代。这一伟大的预言,让武汉国灸科技开发公司董事长傅金龙多年来魂牵梦绕,甚至成为中国灸十三年来一直憧憬的奋斗目标。


  其实,物理学与医学的结合由来已久,人们应用各种物理因子防治疾病也已走过了漫长的历程。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公元前460—377年)积极提倡利用阳光、空气、水、火等自然疗法增强体质、防治疾病,这对后世医学产生了深远影响。其后,医学领域的物理治疗主要体现在治疗仪器上、工具上的创新。如从19世纪40年代开始,直流电、感应电已较广泛应用于治疗和诊断某些疾病,此后又相继出现了电、光、声等各类医疗器械。当然物理与医学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灸疗器械的发展,也出现了如电磁灸、激光灸、温针灸等等。 


  仅仅重视物理在治病工具上的创新,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在感受理疗带来的惊喜后发现,我们千年传承的中医“内病外治”之法正是西医不断努力发展的方向。中医理疗通过针、灸、瓦罐、刮痧和推拿等疗法,以经络学为指导,在结合患者的病症进行调治的同时,也充分利用各种现代化的理疗设施进行配合治疗,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中国灸作为灸疗的杰出代表,率先实现了传统灸与药、灸与贴集成创新,将中医理疗水平推向新的高峰。


  现代物理医学研究表明,热疗应用于亚急性或慢性疾患所致的疼痛时,可以延伸胶原纤维的长度,增加血液流量和新陈代谢率,缓解炎症反应,改善关节僵硬、肌肉痉挛,从而有效地减轻疼痛。热疗还直接或间接地提高痛阀而发挥镇痛作用。当今物理学和生物学的最重要的交叉学科——生物传热学理论也表明,能量过程是生命系统中的基本过程,而热是能量过程的重要表现形式,生命现象的各个层次无不包含着热效应。中国灸法研究中心关于艾灸疗法的研究表明,艾灸热传递同样遵循传导、对流、辐射三种方式;无论是垂悬灸还是直接灸,灸体在生物组织(人体)内的热传递以及艾灸引起的组织热损伤,均可以归属到生物传热学研究的范畴。在传热学中,被作用物体的温度场完全取决于作用物体内部的结构、材料的热物性、内部的热扩散以及表面与外界环境的热交换。


  结合现代物理学研究和生物传热学理论,我们可以知道,中国灸的灸疗治病机制实质上是利用物理手段(通过直接贴敷的药灸体),通过物质能量(即热能)在人体局部组织中传递和吸收,调整组织局部的微观环境(如血液循环)。同时,通过热量加速药物溶解和渗透至人体皮肤,近靶点给药和直接刺激穴位发挥相应防治疾病功能,达到对疾病的祛病止痛、保暖保健的目的。中国灸的理疗机制即通过调节人体之“气血”来达到祛病强身的作用。这其中的奥秘,还有待于物理学与生物学深度结合之后才能有更多的发现,这也是当前物理医学研究重要方向之一。


  如今,贝时璋关于完整的生命科技时代即将到来的预言正在加速实现之中。我们不妨也作个预测:如果生物学与物理学的结合在中国灸身上得到验证,那么治病过程会变得安全而有效。完善后的生命科学时代的医学,将真正起到造福人类健康的作用。


  灸法溯源之十七:


  绿色医疗,中国灸法一大贡献


  伴随着医学模式由实验医学时代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向整体时代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人类疾病死亡谱、疾病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同时,世界人口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以及医源性和药物性疾病的诸多因素,这也使得人类必然要寻找新的安全可靠、副作用小的治疗方法。而疗效肯定、以物理热疗和中草药配方内病外治为综合手段的中国灸法,就有着不容小觑、无可替代的优势。


  通过改善血液循环,激活免疫等功能,理气活血、温通经络等特殊功能。中国灸法率先实现了理疗与药疗相结合,以“大道至简”的治疗方法针对人体穴位贴敷治疗疾病。这与内服药全身干预疗法相比具备明显的合理性,内病外治的机制使得药源性和医源性的副作用降到最低。


  灸疗是自然疗法发展的最高境界之一,是人类治病最为古老有效的临床方法。中国灸法经过中医数千年传承积淀,早已与中草药治病、针刺疗法并驾齐驱。现在又通过中国灸对于艾灸的改良创新,使得中国灸法成为中医包罗草药方剂、经络穴位等内治之法和外治之法的集大成者。再进一步引入物理学中热量研究成果,中国灸法未来必定结出更多硕果。正如武汉国灸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傅金龙感慨的那样:“厚积薄发,兴利除弊。中国灸法在温度与生命之间取得的科研成果,能够为后世科研者开启完整的生命科技大时代做一些铺垫和积累,站在这一时代发展的前沿,我们有一种强烈的继往开来的使命感。”


  立足于中医中药领域研发结出丰硕成果,武汉国灸公司的“自热灸疗贴技术开发”项目于2001年9月获得了国家科技部“国家级星火计划”专项支持;2001年12月,当时的国家科技部、国家税务局、国家外贸部、国家质监局、国家环保总局联合下文,认定“中国灸自热灸疗贴”为“国家重点新产品”; 2007年12月,中国灸系列产品产业化项目获得国家科技部“国家火炬计划”支持。近年来,中国灸的科研实力又有很大提升:中国灸在2011年被评为“湖北省高新科技企业”,“武汉市优秀企业家单位”。中国灸的“灸”字图列为“湖北著名商标”。


  为了让中国灸法走向世界,进一步开拓中国灸在海外的市场,武汉国灸公司的努力一刻也没有停止。2005年12月,中国灸系列产品通过欧盟成员国CE认证,获得欧洲出口权,第一次走向国际市场,并在德国市场获得广泛好评;2006年4月,中国灸系列产品通过美国FDA认证; 2008年4月,中国灸系列产品获得俄罗斯GOST认证;2009年12月,国家专利局批准“中国灸”为“发明专利”。目前,中国灸已经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开设工厂和“中国针灸学院”,向世界推广和介绍中国灸法和中医文化。


  “传承中医精粹,实践医学猜想”。武汉国灸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内病外治来“提倡体内环保”,以“创新绿色医疗”来弘扬中国灸法,以灸疗产品克服众多医学难关……在这条“继承创新、兼容并蓄”,惠及百姓的道路上,中国灸法在即将到来的生命科技时代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F新闻中心News Center